长宏策略

被窝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锦绣良医 > 章节目录 第613章 是你……
    613

    萧昱看着萧茗取笑的笑颜,鼓足了勇气道:“不然就取消与陈家的所有生意往来,既然是陈家带来的人,陈家就得为此事负责。”

    “嗯,挺不错的想法。”萧茗点头,不过转而又道:“主意固然好,不过没有掐住对方的咽喉。”“咽喉?”萧昱沉思。

    “是啊!任何对手、敌人,出手必须要快狠准,一招制敌,咱们的实力玩不起猫和老鼠的游戏。而且这件事错不在陈家,你这样终止与陈家的生意合作,显然是把陈家当成了卢子昱,任何对局一旦找错了目标,不管后来怎么努力都是输的,一开始就错了还怎么取得胜利?”

    “陈家百年书香,簪缨世家,底蕴深厚,就算是取消与陈家所有的合作,对他们也没有任何一点影响,我们不能因为一个人的错误而牵怒到另一个人身上。”

    萧昱低下了头,姑姑说得很对,牵怒陈家取消合作只会让陈家认为他们萧家小气。可见此法不妥,可是,又不能报官,又不能四处宣扬,那要如何是好?

    那还不如打一顿解气,萧昱咱自揣摩,决定事后套个麻袋。

    “那姑姑是什么想法,我们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他?就这么算了吗?”萧昱虚心求教,不能让小雨白白受了委屈。

    “很多事情的结果都证明了一点,任何看到的、接触到的事都不一定是真的,任何事不能只看它的表象就下断定,应该要深层的思考其中的问题,不能轻易的放过任何一个细节,谨慎做决定。”

    萧昱睁大眼,满头的问号?所以,姑姑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见时间差不多了,萧茗站了起来:“你认真回想一下,白小雨与卢子昱之间的对话,细细品味,再决定这件事应该要怎么处理。”

    说完,萧茗便不再多言,留下呆愣的萧昱。

    前院客厅里,卢子昱已经被放了出来。白夜寒看着这个表弟,真是气从天外来,一直以来卢子昱都是一个人品端方的正人君子,在京城也没瞧见他有喜欢小姑娘的嗜好,没想到远离了京城就原形毕露了?

    是他一直没发现,还是卢子昱伪装得太好。

    对于卢子昱的孟浪行为,白夜寒怀疑过。不过昨夜他的行为被人亲眼瞧见,事实俱在,不容人反驳,白夜寒只来得及粗粗了解事情大概,易风等人便强势的卢子昱给关进了柴房里了,直到此时才被放出。

    好在萧家人是明事理的,并没有因此牵怒,他们仍然受到萧家的礼待,不然他都要考虑抢了人夜奔了。

    相比于他们,卢子昱就惨了一点,柴房里关了一夜,冷到天明,晨起自然也没有人送上热呼呼的饭菜。

    卢子昱冷得直打哆嗦,见到白夜寒他只差泪流满面了,顶着濒临崩溃的内心弱弱的叫着:“表哥。”

    我说我.他比窦娥还冤你相信吗。

    莫名其妙就摊上个登徒子的罪名,这让他情何以堪。门口站着两个守门人,防贼似的防着他,生怕他跑了似的。

    这萧家,真是蛮不讲理的人家,不听他解释就罢了,还如此无礼对他。

    “你……”白夜寒无可奈何。这事闹得,脸都丢到平城来了,这陈家人还在眼前呢,事儿要是传回京城去,让白家卢家的脸面往哪儿搁。

    “你怎么这么糊涂,如何对得起姨父姨母的教诲。”白夜寒气急败坏。

    陈元昊则表示:哼哼!我就知道他是这样的人,以后得离他远点儿,人品不端,不与为伍。

    见表兄与陈元昊鄙视的眼神,卢子昱急着摇头辩解:“我没有,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看了一眼陈元昊,硬生生的把剩下的话给咽了回去。

    陈元昊见此,知情识趣的道:“你们先聊,我去看看世子可否苏醒。”

    说罢,便出去了。

    “说,是怎么回事?”白夜寒板着脸问,他倒要看看卢子昱能如何编出个花儿来。

    “表兄,我找到八表妹了,就是那个叫白小雨的姑娘。”卢子昱一把抓住白夜寒,哪怕是过了一夜,他仍然很激动。

    “八妹?”白夜寒眼神狐疑,这确定不是卢子昱找的借口?拿失踪的八寻说事。

    相比于卢子昱的激动,他心里就要淡定得多,因为他们曾经找过太多认为是八妹的姑娘了,失望太多,心也就跟着就淡了。

    如今,京城相熟的几家均知道宣国公府白家嫡出的八姑娘自小体弱,住在道观休养。

    见表哥不相信,卢子昱急了:“就是那个叫白小雨的小姑娘,她长得和舅母可像了。”

    “嗯?”白夜寒淡定的点头,长得像就是吗?每一个找回来的姑娘都有着一星半点与母亲相似的容颜,可惜到最后都是空欢喜。

    事实证明,相似也只是相似,不一定就是。

    白夜寒在四岁的时候就离开了宣国公府去了洛亲王府陪伴自闭的沈澈,八妹从出生到失踪他总共也没见过几面,并没有深厚的感情,倒是那时常住在宣国公府求学的卢子昱对她更为熟悉。

    “是啊!真的是八表妹,她耳朵后面有一颗痣,我看了,是真的。”卢子昱解释了自己对自己为什么成为登徒子的理由。

    他只是想看看白小雨耳后有没有痣,在萧家人眼里变成了调戏少女的登徒子,他也是够冤的了。

    “真的。”白夜寒这才认真了起来,如果耳后真的有一颗痣,长相又与母亲相似,所以真的是他失踪多年的八妹。

    “我细问过了,白小雨无父无母,对小时记忆模糊,只隐约记得自己信白,流落江南,后被萧茗收领养,她定是表妹无疑了。表哥,我们把她带回去,舅母一定会高兴的。”

    白夜寒颇为意动,这么多年来八妹的失终一直是他们全家人心中的痛,母亲因为八妹一直是豫豫寡欢,常年多病。如果八妹能回家,母亲定能喜悦。

    白家的血脉不能流落在外。

    可是,这要如何带回去?直接上去就跟萧家人说你家的白小雨是我失散多年的妹妹?人家会不会把他当成傻子,或是为卢子昱洗脱污名的借口?

    真是这样,只怕这个事情就更难解决了。

    这事少不得还得回京请父母亲出面,派人来说和,让八妹认祖归宗才是。

    白夜寒想着,那边的卢子昱正努力的催促着,试图说服他把白小雨带回京城去,像个没头没脑的棒槌小子似的,闹得白夜寒六根不净,暗骂这个蠢材,你让带回就能带回,就你闹的这一出,人家就愿意给了。

    真是,往日的沉着稳重怕是没有带出来。

    两人还没商议个章程出来,那边,夏小八、蒋香媛以及易风三人已经先后进门了。

    “是你……”卢子昱恼怒的惊呼声响起。
大牛时代APP松芝股份配资重庆那里有股票配资智慧365配资库尔勒市股票杠杆股票短线操作技巧非法配资举报电话高雄市股票杠杆大牛时代股票配资平台炒股配资安全